木木木木木司蛋糕!

[桑傻桑]有只弟弟也不错?(二)

rps,日常ooc,介意慎入。
希望你们都能喜欢对北极圈cp嘿嘿嘿,文笔很差,自我意识流,提前预警!

昨天折腾到很晚才睡,以至于日常早起的thomas今天赖了一会床。

时间倒回一下――
屋檐上落日残留的红逐渐被黑暗吞噬,入夜了。
thomas这会正坐在书房里看书,asa敲了敲门,thomas还想着怎么就这一会他就变得有礼貌了,asa就已经打开了门,探出小半个脑袋,一双深蓝的眼直直地看着坐着的thomas。

“hey thomas,你能不能收拾一下你家的客房,我的东西好像有点多……我先去洗个澡,谢谢了!”
“等等――!”

然而asa已经迅速地跑下了楼,thomas懊悔地按了按太阳穴,咋就心一软就把他收留下来了呢?然而还是乖乖地去收拾了。

客房几年没人住了,偏冷色的房间内家具盖着的防尘布上积了一层厚厚的灰,毫无生气。thomas很快就开始打扫着房间。
thomas收拾好客房后,捡起他丢在玄关处的旅行包拍了拍,打开准备帮他收拾衣物,一看,头疼极了。
asa那个小背包里怎么那么多衣服,还这么乱……还有吃的,居然还装了笔记本电脑?他的包是神秘东方的那个叫做哆啦A梦的四次元口袋吗?
经过0.000001秒后,有强迫症的thomas开启了迅速扫荡模式,将那些皱巴巴地衣服一件一件地拿到洗衣间用熨斗来回烫平,然后挂好在衣柜里,将那些零食放好在抽屉里,笔记本电脑摆正放在桌上然后thomas小心翼翼地完全擦了一遍。最后再整理好一切之后thomas满意地环顾了一周,关上了门。

然后thomas意识到,自己收拾了这么久,asa居然还没有洗完澡?不可能吧。
thomas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,联想到asa是自己离家出走的也不知道走了多久,肯定是疲惫不堪了,而且天天吃些没营养的零食……想到这thomas眉头一皱,赶紧下楼敲了敲洗浴间的门。

“asa?asa?”

没有回应,只是隐隐传来的潺潺的水声。

“该死的……asa?!”
thomas眉头紧皱着,里面的人迟迟不回应似乎更证明了他的想法。
没办法了!他用力地踹着门,没过一会把门给踹开了,整个浴室里冒着雾气,thomas一个箭步冲到浴缸旁掀开遮掩着的席子一看,thomas坐在浴缸边上把整个沉到水下的asa给捞了起来。
噢我的天呐!望着asa紧闭着的双眼thomas立刻就慌了,拍了拍asa的脸,没有一点作用。thomas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,开始实施紧急措施。
他尽量让asa后仰,捏住他鼻子不断地往他嘴里呼气,同时用手按压着胸部,心里不停地祈祷着快醒来吧。
终于,thomas听到了一声咳嗽,asa咳出了一些水,然后睁开了眼睛。thomas立刻把他抱在了怀里,嘴里不停念叨着没事了没事了。
一脸懵的asa反而安慰起了thomas来。

“是我没注意……对不起啊你看我现在不是没事了吗……thomas没事了,我还冷着呢!”

asa的一声吼把thomas给叫回了神。

“对不起!浴巾就在一旁,没什么事我想上楼了,有事喊我!!”

thomas松开asa尴尬地笑笑,随后跨过已经被踹烂的门狼狈地上了楼回房间扑在了床上。
害怕……怕就差一点就再也看不见他那双深蓝色的双眸。

两个人都折腾到很晚才睡,出的这娄子thomas和asa俩谁也没再提起,就是可怜了这门了。

隔日。
thomas刚刚洗漱完准备下楼就听见了asa在厨房里不知道捣鼓着什么,他放轻了脚步下了楼,站在楼梯口望着asa的背影,窗外阳光暖而不燥,此时的场景在thomas眼里,是他梦寐以求的。

一个人住久了总会有些寂寞,thomas想。

然后他就看见asa端了杯咖啡朝自己走了过来,变扭地将咖啡递给了thomas。
thomas笑了笑接过,抿了一口。
“……asa,你放的是盐吗?”




此时一位帅哥邻居路过。
他正在散步,从thomas家的落地窗看见了俩人。
“我天thomas这小子家里居然有别人住了我今天就要来看看是何方神圣住在了thomas家”

[桑傻桑]养只弟弟也不错?

Thomas在想,他是不是对这个孩子太放纵了,以至于他都如此肆无忌惮了。虽然这样,自己还是没半点想把这个孩子赶回家的念头。

asa是在两个月前闯进他的公寓的,那天thomas正准备享受英国人悠闲的下午茶时间,突然听到门外咚咚咚的敲门声,好脾气的他放下了拿着的茶,面带微笑的去开了门。
哦,或许脾气也不是那么好,慢慢会知道的。

Thomas一开门就被面前这个孩子吓着了,身上的衣服已经有些旧了,背着个旅行包,十五六岁的样子,俨然就是个逃学的叛逆期孩子。
但他的眼睛,thomas不得不承认,他第一天见到asa,就被他那双如海一般的蓝眸迷住了。

“请问我能在您家暂住一段时间吗,sir?”
asa倚着门冲着thomas笑了笑,蓝眼睛一直盯着面前的thomas,thomas愣了好一会,尴尬地咳嗽两声,拿出了自己身为年长者的威严。不过后来asa说,thomas一点威严都没有。

“随随便便就住在别人家里,不怕我把你卖了?你该庆幸我不是什么坏人,先进来吧。对了,叫我thomas就好。”
“asa。”

看来并不打算告诉我全名啊,真是叛逆期的孩子。thomas有些头痛地往屋子里走,asa也脱下鞋走了进来,旅行包往地上一放,就开始在thomas家里参观起来。

“先吃点东西吧,等会再告诉我你父母是谁,我得把你送回去,他们肯定很着急。”
thomas为自己失去了一个美好的下午而感到有些烦躁,端着茶点从厨房里出来,正好看见asa往楼上卧室走去。
“别把这当做自己家asa!喂!我还没有说要收留你呢!”
thomas心想,这孩子,真的得赶紧送走。
不过后来倒是留在thomas这,当然,这都是后话啦。

“thomas,我能看你书房里的书吗?”
thomas还是端着茶点走了上来,asa正好捧着一本自己还没有看完的书看了起来。他刚把茶点放在书桌旁准备抽出他手中的书,asa就念了起来。

“As thus-mine eye's due is thy outward part,And my heart's right thy inward love of heart.”

从刚刚asa进来时thomas就显得有些烦躁,听到这句话时thomas不知怎么的静下了心来。哦,是莎士比亚十四行诗,thomas想。
asa读完就放下了书本,毫不客气拿起一块饼干咬了口,然后一直面无波澜的asa脸上有了色彩。

“thomas,这是你做的?”
“不然还有谁。先别说这个,你父母是……”
thomas刚准备说话就被asa打断了。
“thomas,我要赖在你家了,我的父母不管我了。”

不行,我可没有照顾人的经验……要不把他送警察局去?但面对asa那张有些可怜巴巴的脸,thomas心软了。于是他收留下了这个孩子,这注定要为他的生活掀起一场波澜。
当然,对于22岁的thomas来说,asa也还是个16岁的孩子嘛。




就觉得他俩很配啊……吃我拉郎!!!虽然很ooc了xx,私心打伦敦f4的tag!!

七。(一)

七。

卡米尔睁开眼时,什么都没有看见。

他有些晕乎,向前走了几步,又想让自己的双手交叉在一起,可是这根本做不到,他好像可以把手伸的很长很长,却做不到触碰自己。可是脚下似乎有实感,却什么都看不见。这儿四下一片黑。他想找到离开的路。
于是他走了很久很久,可脚下的路像是千百万年的长河,压根走不到尽头。

突然间他意识到,自己好像……已经死了。

于是这个世界像是有意识般开始崩坏,卡米尔脚下有实质感的东西崩塌了,可他没掉下去。他只是觉得自己很轻很轻,但双手终于能交叉,能抵在胸口出祈祷,祈祷自己的命运不再悲惨。
然后他看见了一些东西,两扇门。
卡米尔意识到自己只剩下了灵魂。

“天堂。”

什么?真的有上帝?
可他刚从死亡虚造的囚笼中挣扎出来,现在却又要去一个美好的幻想世界?

大门在等待他的选择,而他久久地站在那,看向那扇洁白的大门,那里或许有他早逝的母亲,正微笑等着拥抱他。只要卡米尔过去打开,他就可以尝到多年来未曾体会过的母爱。

卡米尔刚想迈开步伐,却好像有什么看不见的屏障在阻止他前进。卡米尔觉得自己的心有一丝异样感觉,就像痛苦,怨恨和郁闷乱成一团,在他心中打了个死结,怎么解都解不开。

他收回了脚。就在收回来的那一刻,想到了一个人,从他的眉眼开始,然后是他站在我身前时的身影,坐在床边趴着的睡颜,在他生病时他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惊慌失措,最后定格在了那天的星空,和他柔软的笑容。
雷狮。

卡米尔知道了自己要寻找的是什么。
他转过身,与两扇门背道而驰,向着前面那片白光跑去,身后传来的是冰冷的提示。
“你若执意,七天之后,灰飞烟灭。”

卡米尔不在乎。他要去寻找藏在他心底最深处的信仰。
来到这儿的人都抛弃了过去,卡米尔也一样,可是你知道的,总有那么一些东西,就是那么奇怪。卡米尔向前奔跑着,耳畔是越来越清晰的雨珠拍打地面的声音。
下雨了。
我回来了。

卡米尔站在自己的墓前,看着满园的满天星,看着雷狮的指尖划过那几个大字,那一瞬间的泪珠也看在眼里。卡米尔有一种强烈的冲动,想冲上去拥抱雷狮,大声告诉雷狮他就在这。
可卡米尔明白,他做不到。

卡米尔就站在雷狮身侧,静静地聆听着他唱的挽歌,就像儿时站在他身边听他唱任何曲子一样专注。他心底那种异样的感觉蔓延到全身,再也忍不住,他伸手虚拥住了身侧的雷狮。
“对不起,大哥。”
“对不起,雷狮。”
“对不起……。”
“我回来了。”









“这大概是我做出的最正确的决定,虽然是死了之后。我知道我的信仰还在这,他不在那虚幻的世界。”
“所以就算付出所有代价,我都要回来。”

七。

#七。
我觉得ooc他超级爱我的。
是雷卡,现代pa,死亡向注意,全程刀。如果你们觉得我幼稚园文笔还不错我就接着写。

楔子。

雾月的末梢,寒风带着深冬刺骨的寒冷,吹过雷狮苍白的脸颊,吹得生疼。

他在为一个人送葬。

为他送葬的人很少,只有寥寥无几的几个同学——或者是只说的上名来的熟人,硬生生挤出几滴泪水,跟在队伍的最末端。他的父母一身黑装,神情淡漠。而他的其他亲人,除了雷狮出席以外,没有一个人愿意来。
也难怪啊……毕竟对于他们来说,他只不过是他们人生中的一个污点罢了,谁在意他的死活呢?

他的一生短暂而平淡。
他是自杀的。

雷狮回想起那天的夜晚,那是他第一次任性的拉着他坐在医院楼顶的天台上,席地而坐,靠在他的肩膀上,身上有些许消毒水的味道。雷狮悄悄地瞄了他一眼,他正专注地看着满天的星。雷狮看见了他眸底的银光,和淡淡的笑。

雷狮原本以为,他的情况终于有好转了。
可他根本没想到的是,那是他第一次见他笑,也是最后一次见他笑。

可能是终究熬不住病痛的折磨吧。他选择了自杀,就在第二天。

一切都发生的那么的猝不及防。医院的见习护士正为他削着苹果,和他谈笑风生。之后听小护士说,他让她去帮他倒杯水,回来的时候,就看见了插在他心脏处的刀,和他紧闭着的双眼。
那天是大晴天。

……

雷狮帮着忙把木棺被埋进土里,旁边是一望无际的满天星花田。他和我说过,他很喜欢满天星,如果他死了,就把他葬在满天星的旁边,就算只有一束。
如今也算是达成了他的心愿了。

一想到他就要长眠于此,再也见不到他恬静的容颜,雷狮就有些异样的感觉。他捂着心脏的位置,望着立上去的墓,眼泪从眼角滑落,默不可闻。

“爱弟卡米尔之墓。”
是了,即使他死了,那些人都不愿意以他们之名葬下他。一群衣冠禽兽。

雷狮哼起了挽歌,随后抚上他的墓碑,手指划过那几个被深深刻上去的名字,就像是烙印在了他的心里。



“再见。”